欢迎访问九江学院报校报 - 九江学院  

旧版 | 日期查询 | 全文检索 | 返回首页
  
第18期(总第332期) 2017年11月15日   本期四版  上一期  下一期  更多期次  
   第01版:要闻版 | 第02版:综合版 | 第03版:校园生活 | 第04版:文艺副刊 
     语音播报

米 粿



作者:文 文传学院 冯 玲







  这是一个宁静的村庄。
  天,微微透亮,似醒微睡。远处,一条溪流缓缓流淌,一片稻田还挂着许多晶莹的露珠。屋旁,公鸡早已打鸣报晓,大黄狗伸伸腰便又耸着脑袋趴了下去。这一切,是如此地安详。
  微风徐徐拂过湖面,泛起了阵阵涟漪,这时,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,随后,第一缕炊烟从村庄里袅袅升起,沉浸了一夜的村庄将开始新一天的生活。我走出屋外,挑水声、洗脸声、蒸饭声、锄地声……不绝于耳。
  她青衣蓝裤,短发齐耳,略微佝偻的身体稍稍前倾,握着结实的锄头,熟练地锄着菜地里的新草。如此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锄地便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。如今的她,虽然饱经风霜的脸早已是布满了皱纹,但仍旧是慈祥和蔼的模样。在村庄里,外婆与许多村民们一样,是位忙碌了大半辈子的老农民,虽说是位农民,却也读过诗书,在空闲之时,偶尔吟上两句诗词,倒也解得烦闷。
  在村庄,每逢清明前后,外婆总会包米粿来吃,幼时的我便能趁这时大饱口福。米粉加上清香鲜嫩的艾叶泥,和着甘甜清凉的井水,再配上秘制的粿馅,看起来诱人至极。美食的出炉总离不开繁杂的工序,每到包米粿时,外婆总会早早起床,做着准备工作,而我早就认真地洗净手,站在一旁等着帮忙。我喜欢在印粿的模子上轻轻刷上一层菜油,听着木印模在印米粿时发出的“吱呀”声,这会让我感到十分的愉悦。印出了米粿便开始放上蒸锅,这期间的等待令人焦灼,而我却也只能眼巴巴地望着蒸锅,待到揭锅一瞬间,便再也顾不上烫,凑上前去闻闻,艾叶的芬芳融入米香之中,简直是绝配。每次米粿一出锅,我总能一口气吃上十几个,母亲也总是开玩笑说我是外婆未来的接班人。每每听到这话,我便会郑重其事地点头。
  如今,外婆年事已高,没有多余的能力再做米粿,那熟悉的味道再也尝不到了。我曾尝试做过两次米粿,却始终不如外婆做的米粿那般香甜可口,也许是我很难像外婆一样能把对生活的理解与感受融入其中,把生活的味道从米粿中诠释出来吧。于我而言,米粿是对生活的一种寄托,更是对家乡的一种思念。
  清早,我徘徊在大街的早餐店旁,望了许久,却也只能默默地转身离开。纵使这里的美食千千万万,却勾不起我内心的触动,闻不到如家乡米粿般令人怀念的味道。此时,我多么希望,在大街的拐角,能有一家米粿店,在我经过时能闻到米粿的清香,使我勾起对家乡那熟悉的味道的念想。
  米粿是我对童年时有外婆相伴的那一段时光的怀念,是对家乡的一种牵挂。时至今日,我仍然无法忘却那个有着米粿清香的味道,那一段有外婆相伴的美好时光。

特别推荐:

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,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,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

验证码:点击更换图片
 相关文章
 我有话说
打开

九江学院 © 九江学院报版权所有   | 在线投稿   
服务提供: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     友情链接:中国高校校报协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