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九江学院报校报 - 九江学院  

旧版 | 日期查询 | 全文检索 | 返回首页
  
第18期(总第532期) 2017年11月15日   本期四版  上一期  下一期  更多期次  
   第01版:要闻版 | 第02版:综合版 | 第03版:校园生活 | 第04版:文艺副刊 
     语音播报

长雨结碧珠



作者:文 文传学院 温家欣


  我们常说时光荏苒,白驹过隙,倏忽转眼便千载,可知光阴无情。然而我们人在这世间又极富感情,更何况又有些风流才子,俊秀佳人,将这些岁月以充沛的情感填满,时光当无情还做有情,生出许多花朵,发出许多光亮来。
  十几载光阴中,春秋夏冬,要论念念不忘者,似亦数桩。然而细推敲开去,发现我久不能忘怀的,竟是一场空掷的暴雨。
  声势浩大,浩浩汤汤;似鼓声敲动,似编钟轻荡;似琵琶弦颤,将一片大地洗刷干净。
  雨滴像水帘一般垂下千万丝绦,轻轻地刮过我心上的内壁,引出万千愁丝。雨中的世界是模糊的,绿叶在朦胧中跳跃着嫩色的祈盼,柏色的道路在雨中蜿蜒向远方,屋檐滑落的小珠连成细细的珍珠线,将丝丝清凉飞入我的眼睛。
  “怎么回家呀?”他们一个个背着书包,迷惘地望着着被雨刷洗着的世界,哀哀地轻叹着。
  雨海下,人声在雨声里渐渐沸腾,好似各自的世界里也下着一场雨。
  密密的雨水中,我听到了我想听到的声音。
  是幸梓的声音。
  我低着头,眼睛望着雨水蜿蜒流淌而过的台阶,却自以为隐晦地关注着她———我的朋友,那与我闹了别扭的朋友。
  “下雨了呢,好久才来的雨。”她伸手接了点雨水,用指尖轻微搓了搓,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,居然发起呆来。
  我已然知晓她在想什么,我们是经常在雨后结伴去寻白三叶来玩来吃的。孩儿时调皮,偶然发现不起眼的三瓣叶子的茎儿剥开后,尝起来酸酸甜甜的,颇为可赏。于是便奉其为新鲜玩意儿,慢慢地着迷上了,日日想着这点味道。
  看着她那般模样,似是想起我们已经许久没见到这样的倾盆大雨,想起我们已经好久未曾说话,我也不由得陷入往事的愉悦里。
  每次雨停,幸梓总是喜欢穿过密密的人群,拉着我的手向门外奔去。
  无暇顾及一些仍在滴落的雨滴,我们踏过蒸发着水雾的道路,破过凉爽微风轻轻的阻碍,在我们发现的白三叶的聚集地,拨开花坛中肥厚的绿叶,细心地采摘着时时闪现的白三叶,直到塞满我们的手。
  然后我们便走在一起,将满怀的白三叶放置在草地上,仔仔细细玩过一会儿,方才拿去用清水洗净,再抖落一地的水滴,将它吃了玩。
  装着一肚子的酸甜味儿,将空气里的水雾也呼吸进肺腑。
  哗啦啦雨水仍未停歇,我的视线所及之处,俱是雨水。
  天空是冷色的阴暗,不断地吐出银色的雨丝,绵延不绝,水声嘀嗒。在庭前聚集的人越发少了,如阶前流水飞逝。这空旷的空间,这空旷的雨,令我心里愈加空旷。
  于是我们好似在一个屏障里,被暂时关于世界之外,独独闷在雨海中,只隐藏着些白三叶和泥土的湿润。倾盆而下的雨里,我怔怔望着远处被雨水淋乱的淡色花儿出神,它们都因承受不住这雨势而显出略略发白的脸色。
  这场雨停后,它们会散发出芬芳的花气,而白三叶则会显出逼人的绿意,一朵朵俱挂满晶莹的雨水,似珍珠坠在叶间,在白昼间发光。
  而我,还会捧着白三叶,搂一身凉雨水吗?
  林愈深处,雨伞上的雨滴沿着伞骨掉落时透着颜色,似是侵染了雨伞的颜色。恍然发觉波纹清荡,清香微露;忽然有一只手抓住了我,带我赴向前方雨山。
  在雨中,我没有看得真切,但我熟悉这奔跑的力度,熟悉她。
  雨水飞快的被抛在时光的浪花中,从我们握着的手间落下一串碧绿的白三叶,停在雨水集成的道路,似雨生出许多绿云,缓缓地流动。
X

特别推荐:

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,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,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

验证码:点击更换图片
 相关文章
 我有话说
打开

九江学院 © 九江学院报版权所有   | 在线投稿   
服务提供: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     友情链接:中国高校校报协会